• 群组圈子
  • 下载APP
  • 客服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进入
    客服小程序
  • 关注官方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
    公众服务号

[支付新闻] 中小支付机构的生死劫:以后靠套现?还是吃汇率差?还是卖牌照?

0
回复
126
查看
[复制链接]
<

408

主题

408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4 15: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中小支付机构的生死劫:以后靠套现?还是吃汇率差?还是卖牌照?71 作者:烂好人! 帖子ID:5361


支付曝光台(ZFBGT.COM)讯:“冬眠”是目前大多数中小支付机构的现状,裁员、降薪、业务频变成为支付行业的常态。现在对中小支付机构而言,最为致命的是“缺少合规的业务场景”。但为了保牌照的价值,支付公司不得不保持“活着”的状态。于是,一些支付公司开始铤而走险,对接一些高危商户。
眼前这个落灰的奖杯已经在王明的办公桌上摆了两年。在两年前的公司年会上,王明的团队凭借几个现金贷客户一举拿下当年的“最佳业绩奖”。那一年,他所在的支付公司一年有近百亿元的流水,利润在万分之五到千分之一之间,年收入达500万-1000万元。这些都是现金贷客户贡献的。按照王明的话说,“每天找我们接支付通道的现金贷公司都排队,我们挑着做。”但现在,这个奖杯连同桌上的其他私人物品,都要马上被整理归箱,跟着王明一起离开他奋斗了5年的地方。
裁员的风半年前就有人跟他吹过了。公司里已经陆陆续续的裁掉了一半。一个星期前,人力资源部给王明的部门开了个会,会议室的白板上写着“8%、扛着”的字样,这分明是上一场离职动员会时留下的,这一场还能接着用。
“动员会”的总体思路是:公司利润还剩不到8%,但因为支付牌照还有价值,所以他们不能死,只能咬牙扛着。为了活着,裁员是公司迫不得已的决定。“我们没有合规的业务场景可做了。”这是整个会议人力资源部经理给他们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王明用5年时间,眼看公司高楼起,眼看公司宴宾客,眼看公司楼要塌了……
暴击

5年前的支付公司到底活得有多舒服?王明说,赚钱的业务很多,每年收入轻松过亿。2015年前后,金融科技的崛起给支付公司递来了一把打开金矿的钥匙。P2P、消费金融、现金贷等金融的线上业务使支付行业和金融科技形成了共生关系。在金融科技的加持下,2015年,第三方支付市场交易规模已达31万亿元。
2年后,监管来了。监管对支付行业切下的第一刀,是“备付金”。一些支付机构的备付金被挪用,甚至去购买高风险理财产品,以致于支付机构无法兑付客户资金,甚至跑路的乱象时有发生,备付金集中存管因此引起央行重视。
2017年12月,央行下发特急文件《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指引》要求,2018年起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将由现行20%左右提高至50%左右。2018年6月29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规定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然而,在曾经的一段时间里,备付金产生的收入甚至能占到一家中小支付机构总收入的50%。
接下来,一些中小支付公司的业务“重头”黑灰产也被砍断。其实进入2019年,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等金融相关政府部门打出一系列反洗钱政策“组合拳”,重点便是瞄向第三方支付机构。2019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不得直接或变相为赌博、色情、非法外汇、贵金属、虚拟币等非法交易提供服务。但尴尬的是,在一些小支付公司,赌博、洗钱等支付通道业务是其重要的利润来源。
雪上加霜的是,现金贷的“一刀切”把一些中小支付公司最后的救命稻草也拔掉了。据王明介绍,现金贷火热的时候,支付公司的流水是非常惊人的。“有的公司依托现金贷业务,流水可以达到上万亿,利润能到10亿。博彩等黑灰产、现金贷砍掉之后,很多支付公司就没有业务可做了。”王明说。
续命

被王明称为“线上靠现金贷、博彩,线下靠套现才能活”的支付公司在脱离了灰产渠道后生存堪忧,有的公司利润甚至缩水了80%以上。
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了解到,“冬眠”是目前大多数中小支付机构的现状,裁员、降薪、业务频变成为支付行业的常态。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天下支付已发布余额清算通知,此举是为其支付业务退出工作做铺垫。
现在对中小支付机构而言,最为致命的是“缺少合规的业务场景”。但为了保牌照的价值,支付公司不得不保持“活着”的状态。于是,一些支付公司开始铤而走险,对接一些高危商户。
据一位支付公司负责人透露,为超利贷、博彩类商户做代扣的费率比一般消费金融公司的代扣费率要高出一倍。如果为一家月放款20亿的博彩商户做代扣,按照千分之六的费率来算,第三方支付机构一个月可以收入1200万左右,减去支付通道成本,利润也能达到几百万元。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将系统放在缅甸、越南的境外博彩平台,一天流水上亿元并不罕见。
铤而走险的代价就是支付罚单。今年5月,汇潮支付因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未按照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被合计罚款人民币630万元。除了汇潮支付外,不少中小型第三方支付机构都出现为身份不明的客户提供支付服务的情况,这其中的不明客户,多数便是涉及现金贷、贷款超市或博彩等业务的客户。
此外,今年5月畅捷支付、百付宝、丰付三家支付机构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有关规定,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第四十三条第七项“其他危及支付机构稳健运行、损害客户合法权益或危害支付服务市场的违法违规行为”的规定,被央行营管部罚款。业内人士解释,所谓“危害支付服务市场”,多是因为接入了违规商户,而这些违规商户,不排除博彩、炒币、外汇等非法交易平台。
尴尬的是,仍有支付公司飞蛾扑火,只为续命,保住牌照。
牌照

最近北方一位支付牌照中介老张在给一家外资机构“物色”支付牌照,对方要求既可以做跨境支付业务,也可以做互联网支付业务。“这种综合型业务牌照报价比单一业务牌照更高,价格上亿。”老张说,目前支付牌照的买方集中在跨境支付公司。“很多做跨境支付业务的公司是没有牌照的,他们急需收购支付牌照。”
今年4月,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支付机构外汇业务管理办法》,进一步强调支付业务真实性和合规性审核。5月份,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称,金融开放不等于没有监管,金融必须持牌经营,而金融牌照必须有国界。获得外国的牌照但没有在中国拿到牌照,不能通过数字平台给中国投资者、消费者提供相关的金融服务。
想告别无证经营就必须持牌,但这并不容易,因为国内支付牌照已经很久没有新批机构。从2011年5月18日开始的三年内,央行共发放了250张支付牌照,而在2015年只有两家机构新获支付牌照,支付牌照发放进入实质暂停阶段。
2016年8月,央行明确宣布:坚持“总量控制”原则,一段时间内原则上不再批设新机构,并注销长期未实质开展支付业务的支付机构牌照。目前央行已合计注销了34张牌照。
在此背景下,支付牌照交易市场活跃。据苏宁金融研究院数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2018年,累计有超过40家公司通过收购方式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总计金额超过240亿元。
具体来看,2012年支付牌照交易情况开始攀升,但到了2018年、2019年并购交易出现明显下跌。2012年至2018年支付牌照并购次数分别为2、2、4、14、24、14和2起。业内人士称,目前能够买得起的“金主”基本上已经完成支付布局,大部分支付牌照“有价无市”,部分支付牌照甚至从巅峰时期8亿至9亿元下滑至3亿至4亿元左右。
“总体上看,支付牌照的价格有所下降,但具体还看卖方公司的业务体量,有的公司业务本身也值钱。”老张在牌照撮合过程中发现,尽管买方需求大幅降温,但跨境支付公司对支付牌照的热情却比以前更高了。“毕竟持牌是开展跨境支付业务的敲门砖,以往无证经营的支付机构将没有市场。”
有些公司已经开始行动。今年9月,央行正式批准国付宝股权变更申请,PayPal通过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取得了互联网支付及移动电话支付牌照,成为境内首个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的外资机构。10月,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跨境支付企业派安盈传出消息,其合资控股46%的子公司安付科技获得中金国盛的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业务设施技术认证,申请支付业务类型为互联网支付、银行卡收单,完成了申请支付牌照的必备一环。几乎同一时期,跨境支付平台PingPong也传出收购航天支付部分股权,以获取支付牌照。目前航天支付51%股权已被出质给PingPong运营公司。
转型

眼下,摆在中小支付机构面前的依然是生存问题。已经卖出的支付机构与新东家的发展绑定在一起,曲线“上岸”,但对于那些没有卖出或不想出售的中小支付机构而言,转型已是必然。综合来看,出路主要有三个,跨境支付、POS收单以及为大型支付机构做外包服务商等。
目前经营良好、有一定技术资源的支付公司已经转向跨境支付。随着跨境电商、出境游、留学等相关行业的快速发展,跨境支付业务的蛋糕越来越大。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跨境互联网交易金额超过4900亿元。业界预测,到2020年,跨境支付行业的规模将超过万亿。
目前持有外管局下发的跨境外汇支付牌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大概有30家。做跨境支付业务除了持有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还必须有国家外汇管理局准许开展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试点的批复文件。
跨境支付业务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支付手续费、增值服务和汇兑差异。不过,为了收割更多用户,支付手续费这几年直线下降,早在2013年前后,跨境支付手续费平均可达2%-3%,而今市场参与者越来越多,激烈竞争之下手续费已经降至0.5%左右,甚至出现了零费率现象。
“手续费基本上不挣钱了,现在要靠汇率赚钱。”老张称,不同国家币种之间的汇率浮动空间较大,只要体量够大,汇率收入也是不错的。比如某公司跨境支付业务每天的流水是10亿元,如果汇率浮动空间为0.0001,支付机构便可轻松赚上10万。
还有大量中小支付机构转向B端,以往躺在现金贷等灰产业务上赚大钱的时候,B端或许并不受待见,但现在,中小支付机构已经没有多少可以选择的余地了。即便如此,线下大部分商户早已被支付巨头占据,很多中小机构只能给大型支付机构做一些外包服务。
除此之外,有些中小支付机构守着POS机生存。但业内人士透露,一台POS机大概100元左右,在厂商、代理商层层剥利之下,支付公司卖一台POS机只有5元左右的利润。为了维持生存,一些支付公司开始打起了擦边球。“很多POS机都被用来信用卡套现了,每笔套现利润在万分之二左右。”受访人士称,套现至少可以保证支付机构不饿死,但是不做就陷入亏损。
对于中小支付机构而言,这个冬天比往常更冷了。
来源:新金融传媒 
撰文:宁广靖 袁诚
责编:刘子安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扫描微信二维码

查看官方公众号

了解更多详情

2241998733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 9:00~18:00)

在线QQ客服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通汇街342号
电邮:wxcy@wkgb.net
微信:2241998733

Powered by 无限创意电子 © 2018-现在 VIP团队( 蜀ICP备17006511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