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群组圈子
  • 下载APP
  • 商城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进入
    商城小程序
  • 关注官方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
    无限创意公众号

[支付新闻] 祝义财归来雨润如何“疗伤”儿子祝珺从未获传生意秘笈

0
回复
169
查看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12

主题

12

帖子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19-2-2 10: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报记者 王海平 南京报道
导读
祝珺直言自己并不是天生的接班者,成长中另类而又特殊的父爱是原因之一,祝义财从没有正儿八经地给他传授过“生意秘笈”。到2016年12月31日,雨润集团总资产1410亿元,总负债1056亿元,净资产354亿元,祝珺称到2018年末净资产仍为正。在祝义财回归后,雨润集团最大的需求是尽快恢复流动性,恢复金融授信,稳定企业经营能力。
在中央对民营经济发展的高度重视下,被羁押了3年10个月的祝义财回家了。
2019年1月22日晚,中央商场(600280.SH)发布的公告显示,1月22日接到祝义财先生家属通知,南京中央商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祝义财先生已回到家中。祝义财先生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目前未在公司担任职务,公司经营情况一切正常。
中央商场隶属雨润集团,祝义财是雨润集团的创始人、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管辖全球约13万员工,曾经担任过两届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工商联主席等职务。
时间追溯到2015年3月23日,祝义财经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检察院决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随后3年10个月的时间内,被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四次、决定执行“逮捕强制措施”二次。
在2006年前后,江苏经济基本形成“三三三”制(民企、国企、外企)格局。其中,雨润集团是这一布局中的代表性龙头民营企业,一度有望冲击世界500强。因此,自祝义财被羁押以来,各方对其一案高度关注。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祝义财被羁押期间,江苏省和南京市对雨润给予了诸多帮扶。特别是江苏省级层面经反复全面衡量后,经由南京市政府派人出面与杭州方面沟通。政府方面就雨润的发展历程、运营情况、帮扶措施等情况一并进行了通报。
南京当地一位处级官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为雨润集团规模较大,业务往来复杂,牵涉到海外业务,加之祝义财在集团(唯一股东、法人代表)和上市公司是“一人独大”,其不在期间对企业的正常运营影响较大。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了解,截至2018年10月31日,雨润涉诉案件900余件,标的额近300亿元。其中,已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近100件,标的额约100亿元。
另类父亲和雨润的接班人


经过艰苦创业,雨润从一家小微企业成长为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在二十多年的创业中,雨润的产业秘籍是并购,特别是通过收购农业食品类的国有企业得以在较短时间内做大做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雨润在南京初步具备了一定资金实力后,祝义财就一直琢磨如何再次壮大企业。
“当时祝义财可动用的资金量并不是很大,他主动找我过去讲课,我给他说了一句话:想做大,并购并购再并购。”南京大学某教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公开场合讲话,祝义财永远是用带有方言的口音规规矩矩念稿子,这给外界留下的印象是不善言辞。只是,每完成一次并购后,他会告诉那位教授,“又买了一家”。
后来,雨润集团一些问题被媒体曝光,上述教授曾提醒祝义财,但祝的答复是一句简单粗暴的“你不懂”。
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同样在祝义财教育子女的身上得到了体现。
“在我青春期到成年之前,我一直念的是住宿学校,和父亲每个月见1-3次,每次见面时间不长。只有考试成绩好才会得到在金鹰酒店吃自助餐的奖励,其间主要是问我学习的情况,吃完我就回学校了。”祝义财的次子祝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祝珺对商业的兴趣与外界的想象有所差别,他直言自己并不是天生的接班者,成长中另类而又特殊的父爱是原因之一,祝义财从没有正儿八经地给他传授过“生意秘笈”。
“我不是外界想象中的能够力挽狂澜。”祝珺说,一方面要尽快熟悉企业,另一方面对待每一个关心雨润的人,都会如实告知真实的情况和自己的真实想法。
在祝义财被羁押期间,祝珺最大的考验和最大的成就在哪里?
“最大的考验是需要我做决策的时候,那个时候最孤单和寂寞,因为没人能帮得了我,所以做决策的时候,我都要推倒重来100遍。”他说。
“最大的成就是,当我把真实的想法包括我父亲的情况告知对方时,换来的是他们对雨润多年来坚守主业、形成的行业影响力、积累的优质资产等表示高度肯定,都认为应当要从发展的角度看待问题,没有失去耐心,特别是认为对企业的重大核心资产不应该贱价处置。”祝珺说。
在祝义财被羁押期间,祝珺可以写信与父亲进行通讯。“聊得最多的,仍是为人处事的基本道理。”祝珺说。
雨润下一步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祝珺到雨润集团工作后,整合优化了一些岗位,数位曾拿着顶尖高薪的高级人才主动离职创业,以减轻人力成本的压力,并表示“可随时再回老板麾下”。
同时,在一些核心不动产项目上,雨润果断放弃了原来自主一体化的开发方式,在土地买卖、建设等方面,与当地国有系统企业主动合作,转而发挥招商运营等市场化商业功能。
以江苏苏北某设区市核心地段的商业项目看,这一做法为企业快速回笼超过20亿元资金。此外,雨润在金融产业端引入了国有企业作为股东,但并未改变整体布局和集团的决策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根据雨润集团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委托第三方机构尽调报告显示,到2016年12月31日,雨润集团总资产1410亿元,总负债1056亿元,净资产354亿元。
“最困难的是2016年中-2017年中,但到2018年末我们净资产仍是为正。”祝珺对记者表示,集团的核心优质资产构筑并坚定了市场、金融机构、上下游合作伙伴和员工的信心。
这也意味着,雨润集团虽受重创,但并非资不抵债的僵尸企业。事实上,既定的2018年6月20日为雨润司法破产重组的最后期限并未启动。在祝义财回归后,雨润集团最大的需求是尽快恢复流动性,恢复金融授信,稳定企业经营能力。
就雨润危机,某金融机构的主要负责人在江苏省2019年两会上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会认真贯彻中央对民营经济发展的精神,推动更多的金融资源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经济。
亦有受访的房地产人士认为,雨润在建的楼盘有数十个,几乎都位于城市的核心地段,一旦进入销售市场会认可。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扫描微信二维码

查看官方公众号

随时了解更新最新资讯

2241998733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 9:00~18:00)

在线QQ客服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通汇街342号
电邮:wxcy@wkgb.net
微信服务号:wxcydzpos